开馆时间: 9:00—16:00 (门票免费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5:30 停止入馆
  闭馆时间:周一闭馆 (法定节假日除外)
  团体预约:0418-6323552(20人以上)

场馆介绍
  • 场馆名称: 抗暴青工遗骨馆
  • 浏览次数: 144

抗暴青工遗骨馆始建于1968年,经改扩建后2015年8月15日重新开馆。

该馆埋葬的是反抗日伪黑暗统治,为争取民族解放而惨遭日寇屠杀的爱国青年志士。墓坑内共埋葬137具遗骸,坑内所埋遗骸分作5组,最少为单层摆放,最多五层叠加摆放,露出遗骨或仅外露头骨的共91具。

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日本帝国主义为了适应战争的需要,加紧对东北煤炭及各种资源的掠夺,从1941年以后,每年驱使200多万中国劳工从事繁重的苦役,而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华北的“特殊工人”。据《伪满洲国史》记载,“特殊工人”每年有10万人左右送往东北。日伪“满炭”阜新矿业所使用“特殊工人”始于1941年初,到1943年5月,相继有10批“特殊工人”被押送到阜新煤矿,共9300多人。“特殊工人”的大房子与普通工人宿舍隔离,周围设外墙或电网。“特殊工人”在大房子内被编成班组,实行“连坐法”,即“一人犯罪,众人受累;一人逃跑,全班坐牢。”宪兵和特务经常巡视“特殊工人”大房子,窥探反满抗日言行。发现有逃亡企图的就将其射杀,对稍有不逊或表示反抗的就实行监禁。“特殊工人”的伙食主要是高粱米和发霉的高粱面、橡子面、豆饼、豆腐渣等。他们初到阜新水土不服,沉重的苦役、恶劣的作业环境、非人的生活待遇、可怕的疾病和瘟疫,使“特殊工人”的死亡人数与日俱增。

1941年9月,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强化在阜新煤矿的法西斯统治,又设立了“海州工人辅导所”。这是日本宪兵队所属的特别监狱,主要关押敢于反抗的“特殊工人”,因此“特殊工人”又被称为“辅导工人”。根据伪满洲国《辅导工人管理要领》规定,辅导工人要从事长达两年井下采煤,上下班都有矿警和把头押送,劳动时间长达10小时以上。1943年后,在“辅导所”的基础上又建立了“矫正辅导院”,直属于伪满司法部大臣管理,同时受司法矫正总局的指导与监督。所内由日本人任所长和辅导官,还有汉奸辅导主任和辅导士,他们都佩戴枪支和战刀。这里主要的关押对象是“重大政治嫌疑”、“逃跑嫌疑”、“煽动逃跑嫌疑”等所谓的政治犯。海州工人辅导所经常在押的有200多人,1941年内共收押20多批,大约1500人左右。

当时的“特殊工人”李振军(建国后原武装警察部队政委)回忆说:“新邱下菜园子暴动失败后,我们200余名‘特殊工人’当即被捕,押送到海州辅导所关押,当时敌人采用冻饿政策,致使我们大批‘特殊工人’死于辅导所内。在海州辅导所里,经过我们斗争,和高德矿刘绍曾同志联系之后,先后救出56名同志,但在一起被捕的200余名同志除救出的56名外,最后都牺牲了。我记得一天有死十几名的,也有死二十几名的,死后被扒光衣服,扔到死人仓库,攒一个时期后,用车拉到孙家湾万人坑一起埋了。埋的时候是在1942年冬天,天气很冷。当时在辅导所内,生活条件极为困难,我们的头发都长的好长,穿的是单衣,衣服上的扣子是白色,被关进的同志们年龄都不大,我本人当时也仅二十几岁,所有牺牲的这200余人都很年轻”。

据当时的辅导所伪警备队长李根贤供认:1942年底,冻死、病死的“犯人”很多,尸体堆在死人房里,最多时有60人左右。到1943年2月,所长柴田和孙家湾南山满炭墓地联系,确定地点。一天吃过早饭,李根贤派在押的十多名“犯人”装了一汽车煤炭,拉到南山去化冻土然后挖坑,在送往南山的尸体中,多数是八路军被俘人员。当时用三辆汽车运尸体,上面盖着篷布,日军军官和汉奸翻译押车,埋人现场附近由全副武装的看守警担任警戒。拉尸车停下后,由同志拉来的“犯人”往下抬,尸体赤裸、断臂缺腿惨不忍睹。从现在完整的尸骨形状看,有部分是当时活埋的。

1942年9月2日发生在新邱下菜园子、震惊伪满当局的“特殊工人大暴动”牺牲的壮士就埋在这墓坑内。体现了特殊工人不畏强权、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,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