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馆时间: 9:00—16:00 (门票免费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5:30 停止入馆
  闭馆时间:周一闭馆 (法定节假日除外)
  团体预约:0418-6323552(20人以上)

资讯详情

感人的红色故事之平安监狱大暴动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9-4-2

平安监狱是日伪时期的一座劳工监狱,始建于19429月,是満炭阜新矿业所和锦州监狱当局签订合同,经伪满洲国司法矫正总局批准后建立的。这所监狱最多时关押1600多人,看守人员110多人,是当时一座规模较大的监狱。

被关押的人绝大部分是爱国志士、我军政被俘人员和无辜的百姓。他们以囚犯的待遇在煤厂里当矿工,所以称他们为 “囚犯矿工”。

日伪当局认为:使用囚犯矿工是最廉价的劳动力,又可以用极严厉的管理措施避免逃跑,以保持劳动力的稳定,是他们最理想的劳动力来源,是可以任人宰割的羔羊。

然而,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,压迫愈深,反抗愈烈。残酷的民族压迫,非人的压榨和奴役,繁重的劳动,长期的饥饿折磨,激起了囚犯矿工们强烈的反抗和斗争。斗争的方式是随机应变的;从磨洋工到单个逃跑,脱离虎 口,从杀死井下单个活动的鬼子到打死武装押送的看守警,集体暴动。在平安监狱设立的3年中,各种各样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这些斗争对日伪统治是个严峻的挑战,特别是自平安选煤厂从选煤车里发现鬼子尸体后,鬼子单个在井下时胆战心惊。

19458月,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败局己定。88日,苏联对日宣战,10月,日本政府在给关东军的命令说,“根据帝国全面战况,以朝鲜为最后一线,必须绝对予以保卫,以‘满洲’全土为前进阵地,在万不得己的情况下,可以放弃”。因此,关东军通知“满洲”的日本人准备撤退,在井口的日本人也准备逃难,矿井停止了生产,当时囚犯们一看两三天没让下井干活,纷纷猜测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发生。有的人通过外面得知一些风声:中国要胜利了!日本要垮台了!消息像一阵春风似的很快传开,立时群情激愤,斗志昂扬,压抑在心头多年的怒火一下子迸发出来,决心砸碎铁锁链,用斗争来迎接胜利的曙光。囚犯中的共产党员、李新田等人秘密地进行宣传鼓动工作,由囚犯分队长佐墨和杨守山等人出面,酝酿带领“囚犯矿工”进行暴动。安排了暴动计划,串联了几百人,通知做好准备工作。

813日,在监房站岗的看守王兆祥,发现许多囚犯都在打绑腿,收拾包裹行李,就报告给监理课。当时值班主任看守张秀峰派人到监房察看,得知是杨守山等人要带领囚犯们暴动,便把杨守山提到监理课审问,企图阻止他领头暴动。当时杨守山义正词严地质问张秀峰;“中国要胜利了,日本要垮台了,为什么还不放我们?”当张秀峰威胁地警告他不要领头暴动时,杨守山当面骂张秀峰:“你这塌鼻子也不是中国人啊!怎么一点中国人的骨气都没有?……”等等,张秀峰大怒,让看守们打杨守山,但是杨守山始终没有屈服,而且“汉奸”“走狗”“卖国贼”地骂的更厉害。他已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,一颗赤诚的爱国心激励着他,阶级仇、民族恨刺痛着他,决心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能向敌人屈服,不能为日伪效劳去制止囚犯暴动。可是,日寇的忠实走狗、汉奸张秀峰竟恼羞成怒,疯狂地抽出佩带的日本军刀,在杨的胸都、腹部连刺了34刀。我们祖国的好儿子、为自由而战的战士杨守山壮烈地牺牲了。

杨守山被刺死后,由囚犯小博役告诉了佐墨等人,并说:“听说还要提佐墨、郭殿清、郭殿平呢!”囚犯们非常愤怒地说:“不光鬼子杀人,张塌鼻子也杀人了!”大伙开始拆炕、拆窗台的砖,说不准他再提人,谁进来我们就砸死谁。午后3点多钟,几名看守来提佐墨,佐墨不出去,看守们也不敢进来,看守走近就用砖头砸,当时形势很紧张,长期的斗争生活使囚犯们懂得,血债要用血来偿,只有团结起来,用铁拳砸向敌人,才可能为自己找到一条生路。

经过一阵紧张的准备之后,下午六点多钟,由大院西北角两趟房的囚犯领头出动,并动员和联络各监号的囚犯参加 ,一些人去敲各监舍的门说:是中国人就往外冲呀!各监舍都有跟着往外冲的。这时佐墨所在监舍的墙已被扒开3尺多宽的口子,囚犯们用大量的、被砸碎的砖头做武器。囚犯们怒吼着边打砖头边往外冲,人群像潮水,砖头像雨点,200多人直往没有电网的南门冲去。这时监狱内的几十名朝鲜人、日本人已被监狱当局武装起来.用以镇压暴动,他们几十人手拿扎枪,企图拦挡人群前进,但是哪里拦挡得住。囚犯矿工们的阶级仇、民族恨涌上心头,咬紧牙关,一阵砖头飞去,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,抱头鼠窜。在院内指挥的看守长刘汉清等人一看形势不妙,转身逃走,连忙拉起吊桥,其他看守人员都爬到炮楼上去了。吊桥被拉起,沟宽水深,无法通过。监理课还朝外打枪,打伤一些人。囚犯们往监理课扔了一阵砖头之后,改向北门冲去。这时炮楼上开了枪,集中往北打枪,囚犯死伤一些。囚犯们一看,北门虽近,但有一块开阔地,不好隐蔽前进,于是改向西门冲。西门里面顺路边有一道围墙,南面是医院和澡堂,北面是食堂,炮楼上难以射击。大家快到西门时,西门看守苗春丰不识时务,手执日本战刀企图阻止囚犯矿工前进,但是囚犯矿工人多势众,扔过去几块砖头,打得他躲闪不及,大家一拥而上,夺下他的战刀,这时有人高喊扎死他。苗春丰这时才意识到形势不妙,转身向路旁逃去,囚犯矿工们追到澡堂的食堂附近将他刺死。另一名姓董的看守逃的稍远,囚犯矿工们也顾不上去追赶,一阵砖头打得他头破血流。

守门的人死的死伤的伤,但铁门仍用大铁锁锁着,没有铁器,砖头又砸不开,暴动的人还是走出不去,怎么办?时间就是生命,容不得人犹豫。有人提议大家一起把门撞开。于是大伙一齐用力,人多力量大,几下就把门撞开了,大家蜂拥而出。有两名紧靠铁门的、身体较弱的囚犯,在撞门时被挤坏,跑到铁道附近就倒下了。这些渴望自由的人们,怀着胜利的喜悦,呼啸着穿过矿工的住宅,往韩家店方向跑去,奔向广阔的天地,取得了暴动的胜利。

这次大暴动共跑出220余人,在暴动过程中被打死10余人,打伤一些人。佐墨因领头暴动,冲在最前面,被敌人的枪弹打伤,未能冲出去,最后被鬼子砍死。其他受伤的囚犯,鬼子都不给医治,全被鬼子长丰等人砍死。侵略中国的鬼子在面临垮台时还垂死挣扎,惨无人道。

大暴动之后,鬼子为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,匆忙地从五号监房提出20名带脚镣的重要政治犯,被伪监理课头目褚士文带领的几名主任看守在监狱的地沟里枪杀了。这些同志在曙光即将来临时被害,可惜被害者的姓名都无从查考。   

虽然中国快要胜利了,但鬼子不但不放人,还在继续杀人,仍在监的囚犯从暴动出去的难友们身上看到团结斗争的力量,看到了希望。于是一部分人又在酝酿新的暴动。经过一些人的秘密串连,814日晚6点多钟,暴动又一次爆发了。他们也是以砖头做武器,边打边往外冲。院内看守接受苗春丰被杀的教训,都远远地躲起来,无人敢上前阻挡。囚犯们对炮楼上的伪看守警大喊:“中国人不打中国人!”岗楼上的伪看守警见大势己去,不愿再给日寇卖命去屠杀中国人。为了应付鬼子,虽然也打了不少枪,但枪口都是朝天上打。在伙房做饭的一名囚犯用事先准备好的铁棍,砸开北门的大锁,囚犯们从容地跑了出去,投向自由的怀抱,这次又跑出去200余人,无人牺牲,只有跑在最后的北票县农民张玉书,被鬼子佐川赶上从后面照头部一刀,耳朵被砍受伤,带伤逃走了。

平安监狱囚犯矿工们的斗争,是从消极斗争发展到积极斗争,从分散的、个别的斗争发展到大型的、集体的暴动,充分体现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、勇敢机智、渴望自由、不怕栖姓的战斗精神和崇高的民族气节,这些囚犯矿工的斗争精神是可歌可泣、惊心动魄的,是民族压迫与反压迫,阶级剥削与反剥削的斗争,争取自由、争取生存权利的斗争;是以血为代价的、威震敌胆的斗争;是全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斗争的一部分。让我们缅怀这些为争取自由而斗争的战士——囚犯矿工们!并为他们在极端困难条件下,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表示深深的敬意,对那些在斗争中英勇献身的自由战士杨守山、佐墨及其他牺牲的囚犯矿工们表示深切的哀悼。

所属类别: 最新动态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